Home / 金融财富 WEALTH

金融财富 WEALTH

比特币暴跌逾百分之20,钱景模糊,投资人逐渐减持离场。

Bitcoin, cryptocurrency

    根据OkCoin币行的数据显示,比特币价格在6月12日早上10点前后才刚刚突破了人民币21000元的高点后,于当日下午 6 时左右下挫超过14%。于13日凌晨,比特币价格已经跌破18000元。 两日后,于6月15日价格跌破17000元。截至6月16日,比特币行情才逐渐回稳在18000元上下。     引述中国《经济观察报》的报道,一些大户其实已经提前知道比特币价格即将下挫的消息。投资人贾国飞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行情一路走高,对于庄家而言,做空比做多要容易的多了。” 依据目前的情况,风险依然存在,而最大的风险在于监管政策的趋向。根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在比特币投资圈里,有一些投资人已经开始减少比特币的持有数量。 有消息盛传说中国央行目前在制定关于比特币的监管政策;有关反洗钱的规定以及比特币管理的相关条例,并会在6月中旬出台比特币的相关管理条例。然而,于6月15日央行上海总部副主任孙辉在上海市政府新闻办举行的“2017陆家嘴论坛筹备工作和主要活动”新闻发布会上却对此作出否认,并表示目前还没有所谓的6月出台比特币监管文件的相关消息。     与此同时,也有传闻称在8月1日与 10月15日这两天,将会对关于比特币事项有重大的决策。 无论如何,还是谨慎点。不然所谓的投资打了水漂,唯有自己面对后果。    

Read More »

敢闯,吃苦耐劳,不怕连续的挫折,天无绝人之路 !

      她历经婚姻失败、投资被骗、恐怖袭击、丈夫病逝,但依然在巴基斯坦把生意越做越大。 敢闯,吃苦耐劳,不怕连续的挫折,天无绝人之路 !     从教师到商人,两次被骗闯开边贸路 1985年,窦姐从天津师范毕业,成为小学三年级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业余时间,她还上了一个大专英语班。第二年,因母校初中缺英文教师,她顶了上去。直到1995年,窦姐决定离开学校,也离开前夫。 窦姐独自前往广州,并进入一家私企从事文化传播工作。还是因为英语的优势,她被选入拓外部门,有了难得的出国机会。“1997年首先给派到尼泊尔去了,实际上是让我们去适应纯外语环境,没有工资,每天只有十块钱生活费。” 当时窦姐拿到的是旅游签证,只有五个月时间,而五个月的生活费只维持基本生活,无法到各处走一走。想到没办法照顾父母和孩子,又不能积累游历经验,窦姐选择了离职。也是这个时候,窦姐萌生了自己做点生意的念头。 1998年从尼泊尔回到广州,窦姐一心想着赚钱,“当时就想自己做生意,得要挣钱,因为没有钱的日子太难过了。”工作13年,手头只有3000多元人民币,思来想去,她又出发独自前往尼泊尔,打算在那里闯荡闯荡。 窦姐自己在街上溜达考察,累了就走进一家藏族人开的餐厅,吃一碗面条或者是一碗饺子,和年轻人聊聊天。有一天藏族年轻人告诉她,报纸上登了一个广告,中国人在这儿开工厂需要翻译。于是,窦姐拿着报纸找到了那家公司,在这里,窦姐遇到了她的爱情——老马。 当时,老马的公司刚刚被人骗走一批货,追账无果,就有人建议他做工程的同时涉足建材,或能弥补损失。于是,他们开始投资砖厂,但没想到,他们把国内的制砖设备刚刚运到尼泊尔, 又被当地几个人合伙欺骗,不仅几个大项目不翼而飞,设备也被人偷偷送到银行抵押,白条一个接一个,合作紧急终止,砖厂荒废。“你知道我们困难到什么程度吗?我们连签证费都拿不出来了!”眼看签证要过期,面临罚款的逼近,窦姐每天急得在街上乱转。 天无绝人之路,转悠出的第一桶金 1999年,尼泊尔王子去英国访问,向英国皇室赠送了尼泊尔的特产——披肩。没想到,羊绒披肩一下子风靡全世界。其实,尼泊尔披肩的丝和绒线都是中国出产,当地人只负责手工织造和印染。很快,丝线和羊绒纱供不应求,缺口很大。因为是中国人,几个客户同时找到窦姐寻求解决之道。很顺利的,窦姐拿到了七八万美元预付款。 “那时候,一美元兑八块多人民币,我们手里有了几十万人民币。”窦姐和老马回到中国组织货源,并开始在樟木口岸做边贸。“我觉得人生正当时,一辈子能遇上那么好的机会很难得。”不顾翻山越岭的辛苦,窦姐用勇气和双脚闯开了这条西藏尼泊尔的羊绒纱线路。 9.11 把窦姐送到了巴基斯坦 无论什么事,当贪婪和欺诈滋生,好运的伴随也就结束了。 “羊绒披肩最火的时候,有些人还是不走正路。给我们的货源里出现羊毛加棉花,或加化纤,羊绒含量越来越少,到后来的货一点羊绒都没有了。”令窦姐最气愤的一次是有一箱货,十几公斤的纱线就参杂了三种质量,导致羊绒披肩织出来上色不均,货都被退了回来。 心灰意冷,加上尼泊尔发生动乱,窦姐和老马打算去英国寻找机会。2001年9月参加伯明翰秋季博览会后回到伦敦,没过几天,“9?11”发生,传言说下一个攻击目标就是英国。此后半年,英国经济萎靡不振,窦姐带的羊绒披肩没卖出多少。思来想去,感觉正在重建的阿富汗颇有商机,他们决定去看一看。 当时,去阿富汗必须先经过巴基斯坦。2002年窦姐和老马到达巴基斯坦南部城市卡拉奇,之前认识的朋友带着他们在巴基斯坦玩儿了几天,后来去了阿富汗考察,感觉那里社会还是动荡不安,相比之下巴基斯坦相对稳定,就这样在巴基斯坦待下来了。 2002年的卡拉奇还没有高层建筑,工程也不多,窦姐先把尼泊尔的披肩拿出来卖,但卡拉奇地处热带,戴披肩的时间很短,需求量有限。为了开阔更多商机,他们一边在此结交朋友,一边注册公司,买地。 有一天,灵感闪现。窦姐注意到,巴基斯坦水质很差,报纸上一度几天连载“海德拉巴民众因饮用水卫生问题病亡”的新闻,想到老马和中国军工项目接触过美国的一种水处理设备,“实际上现在所有国际上矿泉水厂用的设备是一样的”,窦姐决定尝试一番新的领域。 2003年底,一个中国工程师找到窦姐,告诉她“我们这个地方水质太差了,印度河的水发红,喝水生病的人很多,工作人员待不了多久就走了”。“他希望帮助他们解决燃眉之急。 这就是窦姐在巴基斯坦开始接触的第一家中国公司——中国水利电力四川七局,他们住在山里,属部落地区,环境恶劣,任务是建设一个大坝工程,当年这一工程英国人也曾挑战,但并未成功。 在安保人员的陪同下,窦姐和老马来到营地。回忆当时情景,“到那儿差不多12点,大家正在吃中午饭,我看到中国大米煮出来的饭都是红色的。”回来的路上,窦姐眼泪不禁流泪,环境太艰苦了。设备的安装和维修颇费周折,但中国人硬着凭着吃苦耐劳,所有坎儿都跨了过去。后来,生病的人也少了。窦姐心里的满足和成就感千金难买。 战争动乱,几起几落 2004年曾发生两次人质事故,塔利班劫持中国水利电力十三局的两名员工,都是山东人。直到2006年才准备复工。2006年春节,窦姐的员工和工地的先锋队前往建设营地,但刚上去没几天,塔利班就又打起来了。只好又停下来。工程停滞一年半,2007年6月份该项目再次复工。为了保障中国人的安全,去现场只能坐直升机进出。但到2008年,工厂因战事再次停工。 由于接连不断的战争,窦姐的事业进入了停滞期。这时,从前的合作伙伴给她指了一条路——粉煤灰,因为在巴基斯坦工程很多,但当地人还没有做这一产品,面对机会,一个英语老师和一个军警出身的人,开始研究起建筑材料。 “我们真正大干起来是2008年7月份,同时对接三个大坝。两套设备24小时不断运行。”在运输商,由于铁路运输不能保障时间,又换成陆路,一千公里一吨200元运费,“我们不赚运输的钱,只赚做产品的钱。”正式因为为人着想、诚信经营,窦姐赢得了良好的口碑,“很多公司企业一提到窦姐,从领导到员工,简直没有不亲的。” 如果不是一带一路,我可能坚持不下去 窦姐的老公老马,特种兵出身,参加过越南自卫反击战,身体素质非常好,忙起来两三天不睡觉都能顶,但他身上有伤,又加上高血压、糖尿病。2011年12月份老马第一次血栓,此后就没有再站起来。 “第一次血栓在床上瘫了两年半,糖尿病的并发症,十几天无法排便,然后植物神经紊乱,有时候打人骂人,太不容易了。”窦姐回忆的时候脸上表情很平静,“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我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来给他治疗,陪伴。” 2014年6月,老马离开了她。 那一年,窦姐真的想离开巴基斯坦了,后来征询儿子意见,儿子不愿离开。于是,窦姐也就在这里继续生活下去。很多在巴基斯坦与窦姐相识的人都认为,老马病逝后,她很可能关门走人,但没想到,窦姐现在越干越勇。窦姐觉得这都要归功于一带一路和中巴经济走廊,“从2015年卡西姆电厂开始,粉煤灰就需求量迅速加大,之后又做了很多品种,不是单一的粉煤灰了。关键现在机会多,中国公司的人越来越多,这种局势不发展、不提高自己,那是不可能的。” 窦姐2015年5月就来过一次瓜达尔港,那时候瓜港还没有开始建设,没有看到什么商业前景,当时一犹豫就没有买地。现在瓜港开始大规模建设,地价相比15年已经翻了15倍之多,窦姐再次来到这里,马上联系了一位中介去看地。 中巴经济走廊中的卡西姆燃煤电站,胡布电厂,M5公路项目,海得拉巴输变电工程,三峡风电,甚至军事项目,窦姐都有参与。窦姐的三个厂房机器几乎连轴转,粉煤灰的产量每天两三百吨,减水剂每天150吨,还有速凝剂一类的每天几十吨,利润相当可观。现在,她还是两个微信群的群主,都是在巴基斯坦的企业和商人。 摘录自:凤凰号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特约) 文:李文豪 图:夏鹏程 时间:2017年5月14日    

Read More »

Amber Chia 不只是个名字。为事业大蓝图未雨筹谋,进军服装、鞋子与化妆品行业

Amber Chia super model

      她,是马来西亚以及国际著名的一位模特儿,广告代言界的宠儿,她的名气与事业如日中天。除了现有的模特儿培训学院,未来的事业发展大蓝图里也包含了服装、鞋子与化妆品的行业。在企业界可说是无人不知  Amber Chia 这名字。     Amber Chia 委任 TradeMark 2 U 商标与知识产权事务所处理 “Amber Chia” 商标注册事项,并在 7 个月里成功获得马来西亚知识产权机构(Intellectual Property Corporation of Malaysia)批准, “Amber Chia” 这名字正式成为注册商标,受知识产权法令保护。这意味着在相关行业的产品与服务,在未获得授权的情况下,不可使用 “Amber Chia” 这名字为品牌或商标。同时,字体与发音雷同或接近的品牌商标也可被视为侵权。     在 MondeJournal.com 《盟特通报》 的专访中,TradeMark 2 U 首席执行员叶君翰 (Lawrence Yip)表示,在一般的情况下,以姓名注册为品牌商标需要符合多个条例。当中有关 “姓名” 须为申请者本人,或者是获得有关姓名者本人应允。 在申请本身的名字为注册商标的情况下,申请者必须向马来西亚知识产权机构证明本身的姓名或名字,抑或已经使用相关的名字一段日子并提供相关的资料证明此名字的使用受到广泛认知。   “一个好的商标,能够让消费者辨别众多的品牌。而这个是企业发展所需具备的基本条件。所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品牌商标好比企业在商场上行军作战的必备粮草,也是企业的生命。如果在努力建立好企业品牌后,相关品牌商标因为没受到保护而让其它人捷足先登或浑水摸鱼地滥用,混淆市场对品牌的认知,这对企业是一大损失,也是很遗憾的。” 叶君翰再三的强调商标注册的重要性。     …

Read More »

富豪老公破产,“阔太”做微商卖辣椒酱。每日营业额5000元。

      浙江江山,柴美娟曾经是一位富太太,夫家曾是江山市颇有名气的房地产商,家族兴旺时,家里拥有多套别墅多辆豪车。     5年前家族经营不善破产负债累累。痛苦彷徨后,柴美娟担起养家糊口的重担,卖起了辣酱。 2010年,由于经营不善,柴美娟丈夫的产业资金链断裂,企业陷入资不抵债的状态。2012年6月18日,家族成员多方筹资无果后,集团宣布破产。随后家族的豪车、别墅统统被法院拍卖抵债。     因为家庭经济窘迫,柴美娟想着出去工作。“我本身就是农村出来的,我拉得下脸皮。”此时,微商开始在朋友圈流行起来。因为是零成本,柴美娟觉得自己也可以做微商。她是江山城区第一个在微信上卖辣酱的,加上味道好,所以生意还不错,每天都接到十多个单子。     “现在的收入跟当年没办法比,但养家过小日子够了。我觉得干得很踏实,我相信能担起养家的责任,我家一定会好起来。”柴美娟说。每接一单,柴美娟都会亲自送上门。 之后,柴美娟的生意逐渐变好。当年做房产老板的老公,也拉下面子在家里帮忙打包、发快递。随后,柴美娟把业务扩散到了外地,最远的已销售到海南、内蒙、新疆、黑龙江等地。   她仅靠微商卖卤味辣酱的销售额每天可以达到5000元左右。     柴美娟接好的订单要一个个地打包,装好。本地的由她开车一家家地送,柴美娟说:“这些天经常送到晚上9点。能多赚点钱,辛苦一点无所谓。”     来源:CFP 供图:盛伟/视觉中国    

Read More »

“土豪选女友” :风投界的经典故事

Sexy woman in bikini on sandy beach

      一个风投界的经典故事: 土豪海选女友,给三个候选对象各一百元,让她们用最少的钱,把一个空的房间填满。第一个女生买了很多棉花,勉强装了房间的二分之一。第二个女生买了很多气球,装了房间的三分之二。第三个女生冰雪聪明,她花少少的钱买了很多蜡烛,温暖的烛光瞬间照亮了整个房间。 土豪最后选了性感的那一个。   相亲时,男人会和你谈情怀,谈人生,谈理想,但他最看重的,实际是性感。我是做风投的,我见过的创业者也不少了,我也会和他们谈情怀与社会价值,谈创始人人品,谈团队构成,但最后决定投与不投的时候,我其实只看一点:商业模式性感吗?   启发:土豪选性感的;风投选赚钱的! 来源:网络    

Read More »

共享单车靠 5 大核心套现500亿赚钱!通过什么?

mobike 摩拜共享单车

  跨上单车前,你都必须把你的电话号码、真实姓名、身份证号(要实名认证)都发送过去,同时,你还得提交299元(摩拜)或者99元(ofo)的押金 摘要自原文来源:港股那点事(ID:hkstocks) 共享单车靠 5 大核心赚钱!通过什么? 押金200,平均有6-10个人把押金留在APP里,那么就有1200-2000元停留在这辆车上。于是,每一辆共享单车,从市场上拿走至少1000元。如果投放1000万辆车,那么就是100亿元的存款。100亿的现金,可以派生出500亿的借,这是金融基本的套路。500亿投资市场上,每年是35亿的稳妥收入,刨去利息、运营等费用,10-20亿利润,是有的。一年挣10-20亿纯利润的生意。中国有几家上市公司能做到?怪不得能估值上百亿! 跨上单车的前,无论是摩拜,还是ofo,你都必须把你的电话号码、真实姓名、身份证号(要实名认证)都发送过去,同时,你还得提交299元(摩拜)或者99元(ofo)的押金…   好的商业模式创新 商业模式实际是一个链状的体系,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创新,至少要想明白如下5个核心问题: 1、你准备提供的产品(或者服务),解决什么需求?换而言之,你的目标用户群体是谁?刚需,还是改善性的?高频需求,还是低频? 2、这个需求的市场是否足够大?如果是个小市场,那就不是创业,是糊口; 3、你的模式,会动谁的奶酪?换句话说,你的潜在敌人,块头有多大?这决定了你创业的摩擦系数与阻力,也决定了你最终能走多远; 4、你的模式,是否不容易被复制,被抄袭? 5、盈利模式——这是最、最、最重要的。简单说,你的商业模式,怎么赚到钱?任何不考虑赚钱的商业模式,都是耍流氓。但如果你耍流氓(当然吧,不能违法)就能解决赚钱问题,我不会在意你是流氓还是君子。如果我问一个创业者他的盈利模式,如果回答是我还没考虑这事,我现在就考虑烧钱做用户,抓流量,我对他都会保持足够的敬意,以及足够的距离。 无数聪明的商业模式创新,很多都令人眼前一亮,但令人拍案叫绝的,则寥寥无几。无它,就是因为没有几个模式把以上5点都回答好了。一般而言,能回答1、2、3的,就是一个还算不错的项目了。能回答1、2、3、4的,就是上品项目了。能把1、2、3、4、5同时回答的,就可以冠之以“最牛逼”三个字了,是极品项目。   最牛掰的创新商业模式 如果要选中国过去5年最牛掰的创新商业模式,我把票投给滴滴。 出行的难易,几乎关乎所有人,市场足够大,而且绝对的高频,同时因为前期要烧大量的钱来圈用户,不是足够有钱的人,也无法去做这种创新。 但,它的瑕疵也是明显的:触动了几乎所有商务乘用车链条上人(诸如出租、公交、相关主管机关等)的利益,而这个链条上的人,属于社会天然会给以同情的所谓“弱势群体”。最关键,他们是有组织的,不是散杂的个体。组织要反弹,力量是不容小觑的。而且,烧完钱后,在可预见时间内,滴滴看不到该如何赚钱。盈利模式一直不清,这是滴滴商业模式最大的硬伤。 换句话说,滴滴完美回答了上述1、2、4三个问题,3回答了部分,5没有答案。 所以,滴滴这个项目或许是好项目,但肯定不是“最牛逼”的项目。个中五味,投钱进去的人,自己才会体会到。 如果要选中国过去3年最牛掰的创新商业模式,毫无疑问,是以摩拜、ofo为代表的“共享单车”——而且,我愿意对它冠以“最牛逼”三个字。 共享单车这个商业模式创新,很类似其中的代表公司摩拜——真的令人顶礼膜拜,拍案叫绝。 ofo是最早成立的共享单车公司,2014年由来自北大的5位90后创始人创立,2015年6月,ofo共享计划推出,在北大成功获得2000辆共享单车,12月,ofo日订单接近2万单。金沙江创投合伙人罗斌到北京大学办事,看到路上很多辆小黄车闪过,他意识到这是一家值得投资的公司,抓住了学生的刚需,并且是高频次的,于是便有了2016年春节后的A轮融资。   共享单车 5 大 核心 “共享单车”之所以发展如此迅速,几乎一夜之间,各种小黄车如雨后春笋一样出现在诸多城市街头,是因为这个商业模式,几乎完美回答了我上面提出的5大核心要件。 首先,短距离出行是绝对的刚需。特别是日渐拥挤的大城市和高峰期,一直都是巨大痛点,公交、地铁、出租、私车都无法解决。而过往一些城市(比如上海)尝试的“公共自行车”,由于各区政府各自为政,投入主体不清,自行车投放不足,还车困难等一些列问题,最后几乎都无疾而终。 摩拜为代表的“共享单车”,由公司投放车辆,打开手机APP就能查看附近的车辆,看到有合适的还可以提前预约。不用停车桩,不用办卡,二维码扫一扫就能开锁,不用的时候停在任意合法非机动车停车点即可,半小时收费一元,用车成本低到可以忽略。而且简单方便易用,几乎彻底、完美解决了城市“最后一公里”的困扰。 其次,市场巨大。截至2016年12月,我国“网络预约专车”用户规模为1.68亿,比2016年上半年增加4616万,增长率为37.9%。共享单车的潜在用户规模,无论如何不会少于这个。 哪怕你是一个丝毫不在意出行成本的土豪,一旦你体验过月朋友吃饭,开个私家车从东城到西城需要三个小时,然后再花一个小时找停车位的痛苦,你就知道绝大多数时候,宁可地铁。出地铁站后骑摩拜单车到饭馆路边,把车一扔,是多么痛快和潇洒。所以,你几乎可以把所有城市上班一族都视作目标群体。 第三,这玩意几乎没有触动任何旧世界哪个“土豪”的利益,摩的除外——而摩的几乎是所有城市清缴的对象。而且,摩的全是“地下党”,没有一个组织,完全不成气候。 最后,也是最最令人“膜拜”的,是“共享单车”从一开始就有非常清晰的盈利模式:押金。想明白了这一点,你不得不对想出这个模式的人由衷赞服。 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是通过分时租赁来部分变现,通过收取押金来回收资金,实现现金流并进行扩张: 分时租赁那个钱,其实一点不重要,无论是摩拜,还是ofo,我相信他们心里都门清:哪怕有一亿用户,每天用一小时,也就1个亿的收入,为此却需要面对超过1千万辆自行车的投放与硬件损耗,再加上其他管理费用。更重要的是,由于其短途特点,及对标公交和传统“公共自行车”,其定价上浮空间有限。所以,他们压根就没指望通过一小时1元的租赁费来赚钱。   通过什么? 押金——这是一个无比天才的创新。     对任何一个互联网企业儿来说,能通过长期运营获得用户注册,以及一个电话,已经是天大的幸福。“共享单车”的玩法,等于泡妞,第一次见面,就拿到了对方的所有身份信息与电话——这是对用户无比苛刻的要求,很多隐私意愿强烈的用户一定是抵制的,但“共享单车”用解决痛点的需求一次性实现了。 最关键的,还让用户掏了钱包——这是所有商业模式最后的一个环节,也是最梦寐以求的环节   之所以说这是个天才的创新,是因为299的押金: …

Read More »

马云:如果我们携手合力,我们一起共赢。马来西亚数码自由贸易区推介大会演讲

Malaysia Digital Free Trade Zone launching speech by Jack Ma, 马云于马来西数码自由贸易区推介大会演讲

      部分摘录自马云于 2017年 马来西亚数码自由贸易区推介大会演讲。   这是我至上的荣耀,我今天非常兴奋在此推介“数码自由贸易区”。 4 个月前,首相与我在北京晤面,在首次会谈的  10 分钟,我们就决定了一起在马来西亚办 “数码自由贸易区 (DFTZ)”。那个时候,我与我的团队在想,在 4 个月里,有可能吗? 因为我们一直与其他欧洲与亚洲国家讨论此项目,而在 4 个月里办起这项目几乎是不可能的。这因为关乎官僚体系、技术以及所有的疑虑。但是在 4 个月后, 这件事办起来了。   我要在这里分享一些想法,那就是虽然我们只用了 10 分钟达至共识去办这项目,但是我一直为此事思考了超过 10 年。我也坚信(马来西亚)首相也一样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有如此的想法。只有在有准备的前提之下,当机会莅临时,我们就可以把它办成。   马来西亚在 1996 – 1997 年间启发了我。当我在 1995 年创办网络事业时, 我记得在1996 – 1997 年间在中国看过一则关于“马来西亚超级多媒体走廊”项目的新闻。虽然没有成功,但当时它使我看到在那里的那个国家 (马来西亚)有个对于“数码世界”很棒的想法。 在多年前,当我第一次受邀前往达沃斯参加世界经济论坛时,中国还未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WTO)。当时我认为全世界将会欢迎全球化,但是在那天,数百人走上街头示威反对全球化。我们认为全球化是好的,但人们并不喜欢。于是乎,我开始在思考什么是全球化? 我们要如何以更好的方式实现全球化?那时是 在2001 年。   今天,依然还有很多人痛恨跨境贸易,很多人说全球化是不好的。但,我是全球化的坚信者。我认为“全球化”还是个婴儿,(到目前)仅发展了 20 至 …

Read More »

VENUSFX 外汇投资骗局。23,259 名受害者损失1亿零吉。

VenusFX logo

      外汇骗局持续发酵。马来西亚警察总部(武吉阿曼)警方一共接获 400 多名受害者投报,已于星期二 (3 月 29 日)成功偵破称为VenusFX的非法外汇投资公司。   根据武吉阿曼商业罪案调查局总监拿督阿克裡沙尼的文告指出,警方在此项代号「鹦鹉行动」(OPS Nuri 3/17)的执法行动中,同一時间分别在吉隆坡、雪兰莪州与彭亨州 3个地区一共逮捕了 6 名皆是该公司高层的嫌犯,分别是该公司总执行长、营运总监、管理人员、会计部负责人及中介主管,年龄介于 28 岁至 38 岁。 同时也缴获了一部手提电脑、10 部手机、10 张提款卡以及 5 部轿车,总值 马币 75 万零吉。 警方透露此项外汇骗局,一共有 23,259 名受害者,在约一年的非法勾当里涉及的投资额逾马币 1 亿零吉。每名受害者投入的金额从2千零吉至4万零吉不等。   尽管近来各媒体也不断报道关于类似的快速致富诈骗案,奈何依然有公众不予理会而一再的深陷。警方提醒公众,不要隨意相信一些承诺短時间內能获得高回酬的投资公司。在投资前,向政府有关单位验证相关投资公司的合法性。 警方援引2015年防范罪案(修正与延伸)法令(POCA)调查此案。   点阅其它外汇骗局案例:跨国外汇骗局。12亿美元蒸发,血本无归   来源:综合报道    

Read More »

跨国外汇骗局。12亿美元蒸发,血本无归

forex chart

      最近几年外汇投资开始逐步升温。有的外汇交易平台推出广告,保证年化 60% 的收益,而且不用你自己亲自操作。一听这个就可能觉得不靠谱! 为什么呢? 外汇投资本身风险就比较大,只赚不赔? 再来, 根本不用你自己动手去做交易,也就是说你投进来的钱,到底是在做什么? 怎么做的,自己就不知道!那等于失去了控制,怎么能让自己放心呢? 而, 就是像这样的一个平台, 却骗了 8000 多位投资者 ,折合美金  12 个亿 ! 跨国外汇骗局。12亿美元蒸发,血本无归     这个叫 API的平台号称是来自瑞士的一家投资管理公司。总部在日内瓦。 这家公司在 2013 年来到中国,宣称有一个云端的交易系统。受害者把钱放进去之后,会所谓自动的匹配一些交易。然后能够确保每个月 5% 的收益, 年化就是 60% !而且交易也非常简单,从手机下载一个软件就行了。同时,在API 的网页中,有来自各个国家的“投资者”在视频里现身说法,说在 API 做投资已经挣了多少多少钱。这些,让人觉得很不错!     为何这个看似大有来头的 API 公司怎么会是个骗子呢? 原来是这样的: (一) 办公场地被组下后,马上进行装修,然后拍视频。但是拍完视频后,这家公司就很少有人来登门,更不用说有人按时来上班了。租下这个场地装修完全是为了拍一个广告宣传片。 (二)API 公司宣称在瑞士接受金融监管机构的监管,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而且,宣称公司加入一个XXX 组织,但这个组织实际上完全是一个非常松散的组织。对于它的成员的不法行为,没有任何约束力。 (三)API 公司所宣称它开发了一个交易软件。这个交易软件可以给大家做自动的投资匹配,而且保证大家一个高收益。实际上,这个交易软件也是假的。投资者每天在手机软件上所看到的这些交易,是做出来的。所谓挣到的钱也都是做出来的。根本就是一场空。   …

Read More »

马来西亚“金钱游戏” 泛滥。那些沉沦侥幸的人们天天梦想不必努力就发达,如果还没醒,请看看

Komtar Tower Penang and Market

一家公司营业额20亿,净利才一个8千万,Net Profit Margin才4%。不如把那公司关了,直接把那营业额20亿丢进Money Game,1个月拿30%赚6亿,一年3.6倍就72亿了。   然后,明年再把72亿丢进去,3.6倍就是259亿; 后年再把259亿丢进去,3.6倍就是933亿; 大后年再把933亿丢进去,3.6倍就是3,359亿; 只需要区区8年,就可拥有564,221亿,很快的全世界财富将聚集在槟城,不需要什么马云。 首富很难当吗?觉得难是因为跟不上时代,没玩现在人人都在玩而且保证稳赚不赔的 “money game” 好吗?LOL ? 槟城是世界首富制造地? 股神巴菲特、外汇金融大鳄索罗斯、首富比尔盖兹并不算什么,还比不起我们这的隐形富豪。难道还有人不懂这里炒外汇的还比索罗斯强个几万倍吗? 几十年前没有Money Game咩?只是以前的Money Game比较笨咯,告诉你这里是有产品的,但是实际赚钱是靠拉人头。现在就比较聪明点,直接告诉你这里是没产品的,拉人就好了。   想当年,外国让中国沦陷靠鸦片。 这些年,槟城让槟城沦陷靠 “Money Game”。 亚洲名师林伟贤老师在讲座会上说:马来西亚充斥金钱游戏与传销! 马来西亚是全世界 “Money Game” 最旺盛的国家,这是个病态! 为什么金钱游戏在我国如此旺盛?因为符合民情!大部分马来西亚人吃不了苦,不能捱,只想呆在舒适圈。 这种现象在年轻一代表露无遗,所以越来越多年轻人加入金钱游戏,坐着等赚快钱,让人心痛的是,连大学生也不懂创造自己的价值,而是加入金钱游戏! 你可以想象,如果再不受控制,以后的马来西亚没有人再做工,没有人开餐馆煮给你吃,没有人修理电器,没有人销售,大家都在玩金钱游戏呀,谁还要上班? 如果您的孩子大学毕业后啥都不干,只玩这游戏,您觉得这个孩子栽培对了吗?金钱游戏真的可以让我们坐着等收钱吗?也许对某一小群已经很有钱的人是可以的?但是年轻人啊,请你先去创造自己的价值好吗? 你们知道吗?马来西亚人历史地理科学啥都输人,更别说什么经济企管。我们自认为优势的不标准多项语言能力,也渐渐被他国超越,我们,还有什么? 知道为何Money Game永远都不可能合法吗? 1. 多层次传销一定要有商品,不然那叫Ponzi Scheme 2. 不可以用多层次传销抽佣方式向公众或任何人公开集资,不然那叫Illegal Crowdfunding 3. 销售金融投资产品的都必须要被管制,并且需要有执照才能够从事销售 所谓Money Game真正理应称作Illegal Crowdfunding Ponzi Scheme。 所以,别整天拿所谓名人如马云的名句来合理化非法的东西。这种事,连马云都不敢做。香港和中国比这里马来西亚严得多了。 …

Read More »